嫩草影院

小小影视免费观看视频

女硕士鸟鸟为普通人发声:为什么考上北大,也无法增加女人的魅力

发布日期:2021-09-27 01:03    点击次数:103

李诞推出了新一季的《吐槽大会》。

在大会上他的第一句自嘲就是:“好多节目都关闭了,总有人问李诞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了,如今,告诉大家一句,我还在哈。”

接着就开始讽刺,虽然疫情的关系,好多商户都不给营业,但是他们脱口秀的门票却水涨船高,一票难求。

在大家都被消极的消息笼罩的时候,为什么脱口秀反而越办越好?

因为,人们的生活是需要心理慰藉和心理依托,需要心理共鸣支持我们面对现实的残酷。

想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最新一期的《吐槽大会》中北大女硕士鸟鸟的吐槽又出圈了。

01

体像障碍带来的痛苦

北大女硕士带给观众一个新的词汇:体像障碍。

在我们小的时候,我们的容貌被父母和家人评判,这个孩子长得真白,这个孩子长得真黑。

从懵懂到懂事,我们接受了一套其他人教给我们评判美丑的标准。

长大后,照着镜子总觉得不满意,五官怎么看都没有微博上的热门仿妆看得顺眼。

腿型也没有时尚杂志上的模特标致,有的人觉得自己胸太大,穿衣服不好看,有的人觉得自己胸太小,穿衣服不好看。

在这种对自己容貌的挑剔上,不知不觉中已经发展成为,外貌正常者想象自己的外貌有缺陷,或对轻微的躯体毛病过度担心。

这份过度纠结就叫做体像障碍。

而这些困扰自己的缺陷,有一部分是被自己夸大想象出来的。

比如有的人腿型有一点点O型,只要被人提到过一次,有体像障碍的人就会非常自卑,要找各种长裙,宽松的裤子遮住自己的“缺陷”。

甚至如果被风吹起裙角,都会快哭出来,因为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稍微有点O型的腿。

而实际上这种她认为的“缺陷”,只有本人才十分在意。

这种细节上的事情,很多人甚至都不会过多地关注,这种不应该成为困扰的困扰,实际上是一种强烈的心理负担。

鸟鸟在段子里写到很担心自己有体像障碍,因为去理发时,发型师总是让她剪刘海来修饰她的脸型,那回到发型师的逻辑本身,这个脸型不漂亮才需要被刘海修饰变得更美丽。

鸟鸟的妈妈总是提醒着鸟鸟要好好学习,考一个好大学,总不能人长得不好看,学习还不好。

这些身边人的“善意”提醒,一直在鸟鸟身上加深自己长得不好看的事实。

所以,鸟鸟非常担心,自己会不会因为身边人的影响而患有体像障碍。

鸟鸟的遭遇并不是特例,生活中女人会接受到很多评判,就像电影里讲的那样。

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看脸的时代,还要看腰细不细,看屁股的形状是否美观,看发型是不是有韵味,看指甲是不是精细,看小腿是不是有赘肉。

我们始终无法取悦每一个人,大家都会有各自不同的审美。

就算去医院整容,改变自身,因为一次随意的放纵也会吃出小肚子和双下巴,人总是不完美的,这是生活的常态。

02

功能和价值真的是对等的吗?

讲完对体像障碍的担忧,鸟鸟又分享了自己是如何对抗这份容貌焦虑。

听从妈妈的告诫,鸟鸟开始努力学习,最终考上了北大研究生。

而当她终于从普通女孩变成北大女孩之后,生活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变,

作为一个女人,不打扮的时候,会被其他人评判是因为懒惰不想改变现状。

被喜欢的人冷落而不敢联系对方,因为容貌自卑而觉得联系了也不会有结果。

不敢去面试工作,因为相貌自卑而认为自己肯定不会被选上。

在他人批判和自我怀疑的双重压迫下,一个普通女孩的容貌焦虑会越来越强烈。

就鸟鸟拿自己举例来讲,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奋斗,把自己的时间用于自我升值,终于成为了一名名校的研究生,改变了自我的价值。

这之后她本来期待的是一个更接纳她的世界,而没有想到,从小就被人诟病的容貌问题,依然是她最大的短板。

无论她是不是北大女孩,她都被他人定性为一个不打扮的丑女孩,接受着世俗的眼光,和爱情的打击。

当她具备了学术功能的时候,明明能为社会创造更多有效的价值,却因为仅仅没有漂亮女孩的观赏性而接受着社会上各种的偏差对待。

鸟鸟提出的想法就是,这个社会对长相普通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,就算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依旧会被外貌评判。

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?

其实鸟鸟的校友李雪琴就是一个打破偏见的最好例子。

同样是北大出身的李雪琴,曾经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事情。

李雪琴当时的偶像是吴亦凡,她在很多不同的地点录了和吴亦凡打招呼的视频。

当时有网友并不看好她的行为,认为她就算再怎么坚持,她是不可能得到吴亦凡的回应的,毕竟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容貌相差太多。

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在李雪琴的持续坚持下,她居然得到了吴亦凡的回应:“你好,李雪琴。”

在常人看来容貌不匹配的两个人,居然因为一个人的持续发声之后,得到另一方的回应。

李雪琴并没有因为大家的不看好而放弃自己想做的事,她没有理会别人的眼光和评判,坚持走自己的路,最终,终于打破了外界的偏见。

因为人无法左右他人的主观印象,只有凭借自己的不断发声,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的价值,才能被更多人理解。

一旦别人理解你,就不会评判你的外貌。

03

长的漂亮和活的漂亮是两个概念

鸟鸟认为,就算人类死亡,容貌偏见也不会消失,被挖出来的古代尸体只会分为楼兰美女和干尸二号,而她的这个观点被观众席上的笑声一并认同了。

很多人认为容貌焦虑只发生在普通人的身上,其实,林青霞也因为觉得自己过瘦而觉得自己不够漂亮。

昆凌也在采访中讲过很容易觉得自己不够好。吴昕在《浪姐》中,说自己不够姐姐漂亮。

容貌焦虑在每一个女人身上真实地发生了,不管这个女人是天生漂亮或者天生普通。

人生最重要的事,并不是别人怎么看自己。

脸上有瑕疵,有皱纹,有痘痘,身材不够纤细,没有马甲线,腿不够长不够直不够细。

脸型不够漂亮,眼睛不够大。

这些问题都很普遍,就算是人民币上印花图像里的人物也会有这样的问题,为什么没有人评判人民币?

因为人民币带给大家终极享受的价值。

只要一个人能带给别人享受的价值,那自然大家都不会评判这个人外貌,我不管你长得漂亮还是丑,我要你给我快乐。

李诞和高晓松的长相也不符合大众审美,但是不妨碍很多人因为喜爱他们而夸他们长得帅。

如果一个人只因为别人给自己的定义就停滞不前,那这个人终究不会成长。

一辈子很长,每一个不同的时期都有不同的人给他人贴标签。

只因为别人的态度,而放弃面试,放弃自己想要追求的人,放弃自我欣赏的机会,那是一件多么自我折磨的事情。

无法控制别人的言论,但可以坚持自我发声,由小到大,从各个方面逐步地影响别人的观点。

希望大家都有勇气对他人说:“不,我很美,只是你看我的角度不对。”

作者 | 羽冰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金融学专业,曾从事于金融行业,后转媒体行业3年,国内外影视分析研究者,擅长从看剧中思考人生,以及从国内外女性生存现状中探索现实情感价值观,深度启发众多女性婚恋与自我提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