嫩草影院

小小影视免费观看视频

其亡也忽焉?细看唐庄宗对正统的致命解读——定都洛阳

发布日期:2021-11-30 13:05    点击次数:140

后梁龙德三年,后唐军队击破中都城之后火速南下,兵锋才过曹州,汴梁城内,后梁君臣们便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,此时汴梁都城之内已没有丝毫抵抗能力,后梁主力如今悉数北上前去攻击后唐主力,谁能想到,对方竟然会趁虚而入,对自己实行了一次斩首突袭,当一封封告急军报从汴梁城周边州、县传来之后,后梁末帝朱友贞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。

后唐斩首后梁,兵临汴梁城下

帝召控鹤都将皇甫麟,谓之曰:“吾与晋人世仇,不可俟彼刀锯,卿可尽我命,无令落仇人之手。”麟不忍,帝曰:“卿不忍,将卖我耶!”麟举刀将自刭,帝持之,因相对大恸。戊寅夕,麟进刃于建国楼之廊下,帝崩。

后唐军队进入汴梁城封丘门,后梁灭国

随着后梁末帝朱友贞的自尽,进入汴梁城内的李存勖最终完成了对后梁的斩首灭国行动,自父王李克用开始至今,沙陀李氏数十年血战最终收获了胜利成果,成为了唐末时期的最大赢家。

后唐庄宗李存勖

灭亡十数载的唐王朝,再度从破碎之中建立起来,而面对这座没有经历战火焚燹、被和平接收的后梁都城,李存勖却没有选择将其作为新朝的都城,而是将其目光转向了更西面的洛阳,那座看上去较为荒凉的都城。

后世不少人对此次后唐定都的决择颇为不解,还有人将李存勖时期的后唐衰亡与此次定都的失策联系在一起,认为自这一刻起,李存勖就已经为自己的王朝命运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忧。

那么为何李存勖会做出这个看似不太明智的选择呢?让我们一起走近历史,细看后唐初年,这段定都洛阳的历史过往。

天下崩析,正统尤为重要

十年血战,终于击灭敌国,李存勖狂喜过后后,却不得不面临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,那就是今后该怎么走?大唐王朝该怎样在自己手中复兴,总不能守着这北部半阙江山就算是中兴王室吧。

既然打着唐朝继承人的旗号,那么统一便成为了一个必作题。

后唐继承人所必作的一道题就是统一

然而当李存勖展开舆图之后,就不由头疼起来了,这上面真是太乱了,天下崩析,唐王朝昔日故土尽被群盗所窃据,南有吴、楚、吴越、闽、汉诸国,西有蜀国,即便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还有个迷你袖珍国家——南平国,这些地方政权各个窃称国号,称王称帝,裂土开疆日久,而且对自己这个王室身份也并不承认,众人能够接受平起平坐,但坚决抗拒统一。

淮南杨溥遣使贺登极,称“大吴国主书上大唐皇帝”。

大唐王朝崩亡后,天下离析,各处都有自立的国家

作为中兴唐朝的接班人,李存勖自然以恢复旧山河为己任,既然自己打着中兴唐室的旗号起事,那就要在各个方面凸显出正统的样子,这样才能为天下区分真伪,使四海竞相归心。

而在哪里定都,则成为了一个综合的决定,既要考虑到后唐的实际情况,又要兼顾正统性、标志性,这就使得后唐的定都,让后人看起来,有些看不明白。

放弃汴梁,迁都洛阳

李存勖最早称帝的地方是在魏州,在其称帝之后,当时的后唐形成了三京制度,东京兴唐府——魏州,西京太原,北都镇州,三京之中,河北占据其二,从都城数量上便可以看出,后唐当时的政策更侧重于河朔。

后唐时期的三京之中,两个地处河北

在与后梁争霸天下之时,后唐以河东为根基,以河北为主力,兵锋直抵河南诸道,以临近战场的魏州为都城,正是基于战场的实际需要,同时兼顾了当时河朔军团的利益,而从历史上来看,李存勖也正是靠着河朔、代北之地的军事力量,才最终完成了对后梁的绝杀。

后梁覆亡之后,北方基本统一,后唐统治者李存勖面临着一个政治抉择,那就是帝国的京畿到底应该在哪里?

这么多选项,后唐最终选择了洛阳

摆在他面前的有魏州、汴州以及太原等选项,但李存勖却选择了西面的洛阳,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:

汴梁是伪朝后梁的都城,以此为都有损声名

汴梁最初是大唐宣武军的治所,黄巢军大将朱温投降大唐之后,不久,便被任命为宣武军节度使。

朱温在这个四战之地,顽强生长,期间经历了抗击黄巢军、兼并郓、兗朱瑄、朱谨、平灭徐州时溥、讨定秦宗权,从战火中熬到最后,成为了力抗河东、威压河朔的大军阀,并最终篡夺了唐室江山。

朱温处于四战之地,PK四周敌人

汴梁是后梁的都城,如果李存勖在此处定都,就会给世人以继承后梁王朝衣钵的嫌疑,那么他先前所提出的恢复大唐江山,也就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除此之外,此时的后唐政权之内,势力错综复杂,李存勖的定都位置也成为了一个各方瞩目的事情。

代北、河朔、河南三方势力的一个平衡点

平灭后梁之后,后唐王朝的势力组成分成了三部,代北军团、河朔军团和(归降)后梁军团,除了代北军团的旧人,另外两方都是依附后唐不久,人心未稳,如何显得王朝不偏不倚,这就需要李存勖在三方势力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。

而魏州、太原、汴梁的落选,另外寻找一个新的都城,也是李存勖朝廷的一个势力平衡考虑,以显示不受任何一方过多的影响。

洛阳是大唐传统的都城、大量唐朝遗老多盘踞于此

唐时的京畿为长安,东都为洛阳,唐高宗、唐玄宗曾在洛阳长期定居,武则天时期更是正式迁都此处,洛阳也就成为了自长安以下,最重要的都城。

如今长安城破败不堪,无法重启辉煌,那么退而求其次,后唐统治者便将洛阳定为帝国的京城,这个决策里面正统的意味很浓。

洛阳曾是繁华的神都

同时天复年间,朱温强迫唐昭宗迁都洛阳,当年大量的唐朝衣冠、遗老们被强行从长安驱赶出来,迁徙到洛阳定居,使得洛阳成为了唐朝旧时风俗、文化保留最为完整的地方。

唐风炙烈,让李存勖在选择都城之时,对洛阳青睐颇多。

然而也正是这次选择,却最终让后唐王朝吃尽了苦头,因为相比汴梁来讲,洛阳确实不是一个最佳选择。

神都不在,一个荒芜的洛阳城

此时的洛阳已经与盛唐时期的神都大不相同,经历安史之乱、兵火焚燹以后,城内的情况便已在战乱之中开始走下坡路了,特别是唐末黄巢、秦宗权之乱,使得洛阳城内景象更加残破。

洛阳经历战火后,破败不堪

初,东都经黄巢之乱,遗民聚为三城以相保,继以秦宗权、孙儒残暴,仅存坏垣而己。全义初至,白骨蔽地,荆棘弥望,居民不满百户。

后经张全义修葺、治理之后,洛阳才恢复了些许生机,随后朱温逼迫唐昭宗东幸洛阳,作为傀儡皇帝的临时帝京,当时也只是稍加修葺,城内的情况依然分外萧条。

洛城坊曲内,旧有朝臣诸司宅舍,经乱荒榛。

即便经过修葺,依然荒凉破败

因此选择洛阳为帝都,就等于要重新修筑宫殿、修葺城池、屋舍、交通,大兴土木、花费大力气搞基建,这些都是要耗费大量的金钱和民力的,对于一个刚刚兴立起来的王朝来讲,这将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

相比洛阳,后梁都城汴梁要繁华得多

而相比洛阳,汴州作为宣武军镇的治所、后梁王朝的京师,在朱温数十年的经营之下,已经初具规模,加上后梁王朝的修葺、改造,已经形成了一个现成的京师都城,宫殿、屋舍、商社、交通都比较完善,放弃这么一个繁华城市,去选择相对荒凉的洛阳。

确实不太明智,如果说初期定都洛阳的不便还可以克服,那么后续的一些困难可就让后唐政府抓狂了,那就是漕运的问题,这简直扼住了后唐王朝的脖颈。

漕运,洛阳离大运河还有那么一段距离

大梁当天下之要,总舟车之繁,控河朔之咽喉,通淮湖之运潜。垂相治所,鹤鹭成列。地辟土沃,兵多甲坚。

后梁之所以选择定都汴梁,除了宣武军起家之地外,更重要的是看中了这里的交通便利、漕运发达的条件,作为大运河上的枢纽之地,发达的漕运使得南北之地的漕粮、钱货都能顺利抵达此地。

漕运,古代的主要交通运输方式

作为一座都城,其人口必然繁盛,王族、官僚、军队、居民、商贾、使团等大规模人群汇集于此,每日吃穿用度都是一个天文数字,单靠本地产出是绝对不可能满足的,那么其他地方的物资想要进入京师,首先就要求京师本身与外界之间的交通一定要非常便利,而这一点恰恰正是洛阳的短板。

洛阳虽处于伊、洛、瀍、涧四水交汇之地,看似水路发达,但通向洛阳的水路条件却对船运方面并不友好。

早在先秦时期己有舟揖之利,唯两岸峻岩峭壁,河床多卵石、滩险,水运较困难。

后经历汉、隋唐时期的多次治理,洛阳漕运得以维持,但通行依旧不便,以至于在隋代之时,朝廷还专门为之开辟了一段漕渠,引谷、洛之水,达于黄河。

初隋场帝以为水滩泄多石债,不通舟航,乃开此渠。下六十余里至堰师之西,复与雏合。

洛阳的漕运情况,不乐观

这就使得去洛阳的漕运通道需要先到黄河,然后再沿着开凿的漕渠进入洛阳,而黄河在中国的历史之上,可是出了名的不稳定,一旦黄河泛滥,漕运船只进不了黄河水道,便只能弃舟上岸,依靠缓慢、效能低下的陆地运输,穿山越岭向着洛阳进发。

黄河漕运航道不稳定

而让洛阳城城防方面引以为傲的山川环卫,则成了外界向京师运输困难重重的主要原因。

是时,两河大水......州郡飞挽,旋给京师,租庸使孔谦日于上东门外伫望其来,算而给之。加以所在泥潦,辇运艰难,愁叹之声,盈于道路。

在唐末时期,天下主要粮食倚重于东南,而东南之地此刻却是吴国、吴越等国领土范围,脱离于后唐政府控制范围之中,因此后唐主要依靠的粮仓只有三个——河北、河南、河东南部,其中河南之地在后梁政府的农耕思想经营之下,已经成为了实际的产粮大区。

河南之地为主要产粮区

大规模运粮,漕运是最为合适的运输方式,我们可以从地图上看到,沿着大运河走向,河北的漕粮如果想要南下洛阳,正好经过魏州,而河南诸州的漕粮西运洛阳则必经汴州,而这两个地方恰恰是后来,导致后唐李存勖朝廷崩亡的两个关键点。

汴州、魏州成为了卡死洛阳漕运的两个关键点

魏州叛乱,导致李存勖坐卧不宁,而本来准备亲率大军前去讨伐叛逆,却在半途听到李嗣源已经率领叛军进入汴州,直接让李存勖等人被迫改变策略,回军退守洛阳。

是时,李嗣源已入于汴。帝闻诸军离散,精神沮丧,至万胜镇即命旋师。

漕运路线被人掐断,京师粮草根本动摇,这让本已深陷蜀地叛乱泥潭、捉襟见肘的后唐朝廷,陷入了混乱和绝望之中,最终在兴教门的一片叛军喧哗声中,这位传奇帝王殒命于流矢之中,走完了其传奇的一生。

兴教门之变之变,最终终结了李存勖的传奇

后世的选择

李嗣源率领叛军进入洛阳,为了表明自己即位的合法性,他拒绝了臣子们的建议,继续以大唐正统自居,然而自李嗣源开始,后唐便只守正统,不再以恢复旧山河为目标,奉行休养生息,努力发展的政策,这也使得后唐在唐明宗时期虽然也定都洛阳,但在安定、守成的时期也能勉强凑合过去。

没有心理负担的后晋、后汉、后周便纷纷以汴梁为都城

然而五代时期其他王朝就没有后唐那么多心理负担了,后晋、后汉、后周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对自身实际有利的汴梁作为都城,而自后唐以后,历代王朝都城再也没有西顾洛阳,唐庄宗的定都,也成为了洛阳城的最后的绝响。

结语:

唐庄宗在平灭后梁之后,从正统性、平衡性出发,最终淘汰了汴梁,选择了定都洛阳,然而洛阳本身的城市境况以及地理位置,却成为了唐庄宗后唐政权的一大发展障碍,并在其危急时刻,成为了难以补救的短板,而唐庄宗的覆亡先例,最终也成为了其他王朝不愿尝试洛阳、坚决定都汴梁的一大原因。

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,唐庄宗的定都,最终成为了洛阳在王朝都城中的最后绝响。

参考:

《旧五代史》

《资治通鉴》

《禁论认洛阳田宅敕》

《全唐文》

《河南航运史》